分類:飲食

【大稻埕慈聖宮】可以的話,真希望三餐都能與米飯為伍!ご飯はおかず Rice is the side dish

【大稻埕慈聖宮】可以的話,真希望三餐都能與米飯為伍!ご飯はおかず Rice is the side dish

這樣的放浪生活中最高的奢侈,就是在三餐之中能吃上一碗在當時被稱作「銀舍利」的白米飯。據說「銀舍利」指的是米飯剛煮好時,透著煙霧,在水蒸氣下閃閃發光的樣子。由此看來,現在能輕易地吃到白米飯,可謂多麼幸福的生活。米飯無論搭配什麼都很好吃,之前在日本偶爾去吃吃拉麵的時候,總是會在點餐機上看到米飯套餐,無它…

【野性日籍帥哥酒場】有台式熱情與日式矜持 ─ 野菜家・私たちは一緒だ!

【野性日籍帥哥酒場】有台式熱情與日式矜持 ─ 野菜家・私たちは一緒だ!

撰文 劉祥蝶 Show.D 攝影 林志潭 Jr Tan Lin 「野菜家」,是吃素的嗎? 穿過七條通的燈紅酒綠,接近盡頭的轉角處出現了「野菜家」的招牌。有沒有搞錯呀,說好要來一探條通魅力的,怎麼來了家吃草的店?半信半疑地推開玻璃門,親切的日語招呼著歡迎光臨,狹長的店內只有溫潤厚實的木製吧台座席,坐好…

大稻埕、慈聖宮、溫泉裡的排骨__阿桂姨温泉軟骨ソーキ

大稻埕、慈聖宮、溫泉裡的排骨__阿桂姨温泉軟骨ソーキ

他們漂浮在燒燙的湯頭裡,是看起來富含礦物質的濁白色,冒著白煙,視覺上非常奢華。溫泉的話,就是溫泉店號稱養顏美容的那種。大鍋爐表面「噗嚕噗嚕」的冒著大粒大粒的氣泡,完全就是個強力按摩池類的狠角色。泡泡一破,帶有排骨一生精髓的清香就飄散出來。 「今天的客人也會 『哇~~喔』的給我們讚美吧?」 「才不會呢…

夜空中最亮的星__城內明星咖啡館・星空の中で最も明るい星 明星カフェ

夜空中最亮的星__城內明星咖啡館・星空の中で最も明るい星 明星カフェ

  隨著紅茶的香氣,眾多顧客們聊天的聲音已逐漸地消失在背景之中,我得很努力才不會讓自己因為太過舒坦而打起瞌睡。身旁的櫃子中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與老照片,上面映著的名字與面容全是台灣文學的先驅巨擘,周夢蝶、黃春明、白先勇、季季、三毛等族繁不及備載,都呼應的這家店的俄文店名:Astoria,意思…

「ルーローハンを食べに行こうぜ」老闆,滷肉飯一碗!索艾克×西城 台湾台北老派特輯

「ルーローハンを食べに行こうぜ」老闆,滷肉飯一碗!索艾克×西城 台湾台北老派特輯

撰文 鄭雅文 攝影 林志潭 Jr Tan Lin 年初二月天冷,一夥人坐在慈聖宮的榕樹下,等著攤販阿桂姨的滷肉飯和排骨湯,我們和曾獲金鐘獎最佳綜合節目主持人(現為台灣燙計劃發起人)的 Soac 同行。穿著輕鬆,戴著頂米色鴨舌帽的他一坐下就驚呼:「這裏簡直是台灣的小歐洲,在台北還有哪能找到像這樣大片的…

到昌吉街吃碗滿腹主義的豬血湯・一皿満腹主義のカレールーロー飯

到昌吉街吃碗滿腹主義的豬血湯・一皿満腹主義のカレールーロー飯

聞一聞,有東南亞香料的味道,是咖哩阿,到底是有咖哩味的滷肉飯,還是有滷肉味的咖哩飯呢?黏唇度很高,像是跟剛擦完護唇膏的女孩接吻,覺得嘴唇黏糊糊的。匂ってみたら、東南アジアの独特な香辛料で、カレーなんです。カレー味のルーロー飯なのか、ルーロー味のカレーライスなのか、不思議に思います。まるで女子とキスし…

荷包蛋控在大橋頭的執著・目玉焼き好きな人のこだわり

荷包蛋控在大橋頭的執著・目玉焼き好きな人のこだわり

「荷包蛋中間是蛋黃。煎荷包蛋的重點就要不能弄破蛋黃,是吃荷包蛋的人才能弄破。吃的時候,隨著吃的人的意願和時間把蛋黃弄破。這種自主性就是荷包蛋的特徵。」 堀井憲一郎在《深夜食堂》裡這樣說。碟子裡的半熟荷包蛋,當你用筷子輕輕地揭破薄薄的蛋白,就能見到橙黃色蛋汁與特製的黑醬油開始混合。有如火山爆發後的蛋黃…

萬華黑金滷肉飯,用香菇收買人心・椎茸で人の心を買う

萬華黑金滷肉飯,用香菇收買人心・椎茸で人の心を買う

才扒了一口,加了香菇水的滷肉與多汁的香菇片牽起所有味道開始共鳴。首先上場的是泡發的香菇片。使用的是台灣扁菇,即使沒有與滷肉一起滷製,香味也非常明顯。醇厚的滷汁裡除了醬香,也能嚐到隱晦的菇類香氣。是的,應該是香菇的味道。詢問店員是否加了香菇水進去?他們笑答不知道,但香菇在泡發後的香菇水是很好的調味高湯…

大龍峒的夏天、啤酒、滷肉飯__夏、ビール、魯肉飯

大龍峒的夏天、啤酒、滷肉飯__夏、ビール、魯肉飯

雖然這樣說對滷肉飯的信徒有些作弊,但是焢肉加上肉燥的滷肉飯,果然是排名第一的組合。完美的焢肉塊必須具備軟爛得恰到好處的豬皮、1.5公分的油脂、帶里肌口感的瘦肉,分布均勻。運氣好還能吃到微脆的軟骨。淺綠色的酸菜讓唾液分泌出來。一口扒過一口沒完沒了的到最後。 台灣人,吃滷肉飯就是要呈現這種氣勢。 魯肉飯…

長生不老俱樂部・不老不死クラブ__大稻埕清粥

長生不老俱樂部・不老不死クラブ__大稻埕清粥

他們家的是由生米慢煮,煮得每粒米都徹頭徹尾的開花了。細細咀嚼白粥,沒想過世上竟存在這種純粹的食物,柔軟得甚至不會意識到正進行咀嚼的儀式。米和湯安靜的填滿口腔、暖醒喉嚨,整天下來的雜質像被洗掉了般,低馬尾、白色制服和芭蕾舞的場面跟著旋轉。這才是生病的身體渴望的清粥啊。 歸綏街清粥小菜」のお粥は生米から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