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:捷運大橋頭站

【大稻埕慈聖宮】可以的話,真希望三餐都能與米飯為伍!ご飯はおかず Rice is the side dish

【大稻埕慈聖宮】可以的話,真希望三餐都能與米飯為伍!ご飯はおかず Rice is the side dish

這樣的放浪生活中最高的奢侈,就是在三餐之中能吃上一碗在當時被稱作「銀舍利」的白米飯。據說「銀舍利」指的是米飯剛煮好時,透著煙霧,在水蒸氣下閃閃發光的樣子。由此看來,現在能輕易地吃到白米飯,可謂多麼幸福的生活。米飯無論搭配什麼都很好吃,之前在日本偶爾去吃吃拉麵的時候,總是會在點餐機上看到米飯套餐,無它…

大稻埕、慈聖宮、溫泉裡的排骨__阿桂姨温泉軟骨ソーキ

大稻埕、慈聖宮、溫泉裡的排骨__阿桂姨温泉軟骨ソーキ

他們漂浮在燒燙的湯頭裡,是看起來富含礦物質的濁白色,冒著白煙,視覺上非常奢華。溫泉的話,就是溫泉店號稱養顏美容的那種。大鍋爐表面「噗嚕噗嚕」的冒著大粒大粒的氣泡,完全就是個強力按摩池類的狠角色。泡泡一破,帶有排骨一生精髓的清香就飄散出來。 「今天的客人也會 『哇~~喔』的給我們讚美吧?」 「才不會呢…

荷包蛋控在大橋頭的執著・目玉焼き好きな人のこだわり

荷包蛋控在大橋頭的執著・目玉焼き好きな人のこだわり

「荷包蛋中間是蛋黃。煎荷包蛋的重點就要不能弄破蛋黃,是吃荷包蛋的人才能弄破。吃的時候,隨著吃的人的意願和時間把蛋黃弄破。這種自主性就是荷包蛋的特徵。」 堀井憲一郎在《深夜食堂》裡這樣說。碟子裡的半熟荷包蛋,當你用筷子輕輕地揭破薄薄的蛋白,就能見到橙黃色蛋汁與特製的黑醬油開始混合。有如火山爆發後的蛋黃…

抓住柑仔店的尾巴・趙お祖母ちゃんの駄菓子屋

抓住柑仔店的尾巴・趙お祖母ちゃんの駄菓子屋

撰文・攝影 李政道 很榮幸在趙奶奶離開前認識她。 那時候我小學一年級,上課之前學校廣播放的是「明天會更好」。那時候,小學生一天的零用錢約5到10元,身上有20元的就被同學當作大戶了。那時候,中午下課回家的路上,會有一個充滿魔性的邪惡場所,被稱做「柑仔店」。 「柑仔店」把小朋友們迷的神魂顛倒,「柑仔店…

長生不老俱樂部・不老不死クラブ__大稻埕清粥

長生不老俱樂部・不老不死クラブ__大稻埕清粥

他們家的是由生米慢煮,煮得每粒米都徹頭徹尾的開花了。細細咀嚼白粥,沒想過世上竟存在這種純粹的食物,柔軟得甚至不會意識到正進行咀嚼的儀式。米和湯安靜的填滿口腔、暖醒喉嚨,整天下來的雜質像被洗掉了般,低馬尾、白色制服和芭蕾舞的場面跟著旋轉。這才是生病的身體渴望的清粥啊。 歸綏街清粥小菜」のお粥は生米から…

火の用心 フージャオビン・具穿透力量的焦香|大橋頭胡椒餅

火の用心 フージャオビン・具穿透力量的焦香|大橋頭胡椒餅

文 鄭婷文 攝影 陳志誠 日本的巷弄或是餐廳旁,經常看見「火的用心」四個漢字,起初不了解意思,猜想日本人真的如此厲害?連掌控火侯都時時提醒。後來才知道是小心火燭的意思。那天,我已離開小店一個街廓之遠,香氣融合了碳火、麵粉、芝麻、蔥花與肉汁,直衝腦門來。據說胡椒餅出爐之際能傳出具穿透力量的香氣,我於是…